來自染料龍頭企業的人大代表疾呼

2018-09-01 09:34:18 239

編者按 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批示騰格裏沙漠汙染案後,染料行業的汙染問題開始受到社會各界關注。特別是今年全國兩會上,生態文明明確寫入憲法,與之相關的汙染防治等在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被著重強調。一時間,生態文明、汙染防治、環境監察等成為兩會代表委員熱議的焦點。
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浙江龍盛集團染料事業部總工程師歐其提交的《關於加強染料行業環境監察的建議》,3月6日就在人大新聞中心的網站上對國內外媒體公開。這份建議也引起了會場之外染料行業人士的高度關注。特推出專題報道,呈現會場內外的聲音。

 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全國人大代表、浙江龍盛集團染料事業部總工程師歐其提交了《關於加強染料行業環境監察的建議》。他說,一些“低小散”染料及中間體企業長期依賴傳統技術,造成較為嚴重的環境汙染。在近兩年的環保風暴中,部分染料汙染企業大有向環保監察寬鬆地區轉移之勢,對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形成了新的威脅。

  歐其呼籲,警惕染料行業汙染向監管薄弱地區轉移,加強全國層麵的執法監管,讓汙染企業再無藏身之處。

  執法水平不一 企業趨利偷排

  據歐其介紹,目前我國染料年產能約為130萬噸,占全球產能的60%以上,占全球40%以上的市場份額,常規生產品種約800個,染料中間體年產量約45萬噸,是名副其實的染料生產和使用大國。

  歐其說,在環保部發布的《環境保護綜合名錄(2017年版)》中,一共有885項產品列入高汙染、高環境風險目錄,其中涉及染料的就高達200餘項。染料及染料中間體生產原料多,工藝複雜,主要以苯、萘、蒽醌等原料為母體,經過一係列有機合成單元操作,合成各種染料中間體,進而合成染料。高濃有機物廢水、酸性廢水、高鹽廢水、危險固廢以及大量廢氣會在多個工藝環節產生。在國內染料行業,這些汙染物通過簡單處理後排放甚至直排的情況大量存在,嚴重威脅著生態環境。染料行業曆次汙染事件都伴隨著強烈的視覺衝擊,造成了較為惡劣的影響。

  根據歐其提交的建議,目前我國染料行業在環境保護方麵存在如下問題:

  一是環保執法水平存在地區差異,汙染轉移擴散。一些地區在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壓力下,以招商引資、發展地方經濟為名,以具有區域環保排放優勢為吸引力,大肆承接較發達地區淘汰出來的重汙染化工企業,並為其保駕護航。染料產業正自東向西、自南向北、自城市向鄉鎮與農村不斷延伸,產業轉移帶來的環境汙染事件不斷爆發。

  2014年,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批示的騰格裏沙漠汙染案震驚社會各界。騰格裏沙漠南緣(內蒙古、甘肅和寧夏交界地帶)在被曝光之前集中了我國還原物(一種染料中間體)幾乎所有的產能。母親河長江幹流60%的水體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汙染,尤其在長江中下遊眾多支流衍生連接處,化工園區在短時間內密集布局,汙染程度遠超長江自身的水體淨化能力和環境承載容量。

  在蘇北、江西等一些環保監管較弱地區,很多企業為牟取巨額利潤,絞盡腦汁逃避環保執法,同時依靠地方保護,以“遊擊化工廠”的方式存在,一有檢查就停產限產,風聲一過就開足馬力生產,嚴重幹擾市場,形成了劣幣驅逐良幣的局麵,這是行業麵臨的殘酷現實。

  二是環境違法成本低。新《環保法》雖然明確了對連續環境違法行為按日連續處罰的規則,但仍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違法成本低的問題。一方麵,限於行政行為確定性的要求,行政罰款的額度都要設定上限。實踐中,合法企業治理汙染所產生的治汙成本往往是巨大的,違法企業通過偷排等方式所獲得的違法收益遠遠高於罰款額度,這就使得罰款失去了威懾和遏製作用。另一方麵,對違法行為的查處也需要成本。事實上,目前的執法水平並不可能做到對所有環境違法行為嚴格依法查處,這使得部分企業存在僥幸心理,削弱了提高罰款額度的預期效果。

  三是行業整體創新能力較弱,環保水平不高。技術創新是一項耗費資金的工作,產業化進程緩慢,尤其是染料原始創新更是一項高投入、高風險、長周期的係統工程。很多企業往往更傾向選擇能為自己降低成本的技術,而對增加成本的環境治理技術則缺乏積極性。在那些“低小散”企業中,一些企業沿用了數十年不變的老工藝、老裝備,追求低投入快回報;一些企業僅有幾台反應釜就組織生產,根本沒有治汙的打算和能力;一些企業自己不敢上的汙染工藝,卻積極培養那些采用汙染工藝的小企業為自己配套;一些企業環評批的是環保新工藝,實際投用的卻是汙染老工藝。這些企業的存在,不僅對生態環境造成巨大威脅,還使得依靠技術進步的企業得不到應有的利潤回報,大大打擊了創新和治汙的積極性,是行業中不可不摘的“毒瘤”。

  清除一批企業 群眾投訴仍有

  “雖然經過多年清潔生產工藝、設備的推廣和實施,染料行業‘三廢’的產生量得到了很好的削減和控製,尤其是新《環保法》出台後,一些不符合環保要求的產能被直接清除出市場。但在2017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入駐各省期間,依然接到群眾對染料及染料中間體生產企業的大量投訴,說明染料行業的環保治理仍需繼續加強。”歐其說。

  歐其表示,十九大報告指出,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,要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製度,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,建設美麗中國,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。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,生態文明更是確定寫入憲法。因此,必須進一步加強染料行業的環境監察,在有法可依的基礎上確保精準執法,以實現行業的綠色可持續發展,實現國家物質文明和生態文明的協調發展。

  加強環境監察 打擊行業亂象

  歐其說,在新形勢下推進我國生態文明建設,打好環境汙染防治攻堅戰,染料行業的整治提升應走在前列。加強染料行業環境監察,關鍵在於加強環保精準執法及行政作為,堅決打擊擾亂行業秩序、汙染環境的“低小散”企業,以創新驅動及綠色消費引導推動行業轉型升級。

  為此,歐其建議:

  一是製定環保精準執法細則(或體係)並加強行政作為。在現行《環保法》下製定精準執法細則(或體係),進一步明確操作規則和標準尺度,盡可能減少自由裁量權,有效規範執法行為;加強執法能力建設,不斷改善執法條件和裝備,推進環境監管能力標準化建設;加強“散亂汙”企業的排查力度,嚴格審核企業環評與實際生產的一致性,審核其環保設施的投入和實際運行情況,對實際生產與環評不符、投入產出不合理、環保不達標的企業進行限期整改,整改後仍不達標的則限期淘汰;在日常監察過程中,可從硫酸、鹽酸、硝酸等特征物的使用、消耗和處理量,以及危險廢物的處置量上著手,通過物料平衡計算,確定排汙責任,提高企業環境信息披露的透明度,建立失信企業名單;充分發揮媒體和環保公益組織的監督作用,推動環境信息公開和數據可視化;定期公布汙染超標、非法偷排等失信企業名單,移送證監會、中國人民銀行、工商局等多部門實施聯合懲戒,提高違法成本。

  二是建立產業承接環境評價體係,算好生態賬。地方政府應把招商引資逐步轉變為招商選資,建立產業承接環境評價體係,從自然資源、地理區位、環境容量、經濟基礎、經濟結構、市場容量、環境風險等多個指標進行綜合考量,確保引入產業在符合生態要求的大前提下,服務地方經濟。對於已引入的企業,應當全麵推進考核評價體係建設,從單位能耗增加值、單位排放增加值、畝均增加值、畝均稅收、全員勞動生產率等方麵定期對企業效益進行考核評級,加快扶優劣汰。

  三是出台具體措施鼓勵企業技術創新,加強新技術推廣。鼓勵企業加強環保新技術研發及投入,樹立行業環保標杆企業;強化綠色工藝在行業中推廣,推進綠色信貸,加大對綠色經濟、低碳經濟、循環經濟的支持,促進產業從末端治理向前端創新的轉變;積極推進以企業為主體、科研院所為支撐、市場為導向、產品為核心、產學研相結合的技術創新體係建設,增加整個行業的研發技術人員儲備和技術工藝儲備。

  四是強化綠色消費法律和政策導向,抵製高汙染產品。綠色消費是順應當前發展階段和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新型消費,應當在全社會開展綠色消費宣傳教育,樹立綠色消費理念,讓公眾根據環境信息披露自覺選擇高效、環保的產品;引導企業把提供更多優質綠色產品作為主攻方向,通過價格、稅收、金融上的激勵以及法規、標準、監管上的約束,擴大綠色產品市場,淘汰高汙染產品。